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技术与应用

透过佛法看智造-发心

2018/7/30 10:05:14 标签:中国传动网

最近听樊登读书会很多关于佛教的书,也买了几本佛法的书来看,其实,佛法之深岂能随意评论,只是略微触及,感受颇深而已,作为一个制造业的人,自然会去思考如何获得进步。
其实读了南怀瑾居士的《金刚经说什么?》、包括听了《僧侣与哲学家》、《禅的行囊》、《正念的奇迹》、《次第花开》等使得对于佛教有了一些新的认识,虽然我很难觉得自己会成为一个佛教徒,但是佛教一些思想却很有裨益,佛实际上就是你自己,佛教是无神论的,正如佛陀证悟的时候所说“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只因妄想执着不能证得”,每个人都可以通过修行而成为获得“智慧”的,和儒家一样,佛教都是鼓励人追寻本心,积极向善,并积极践行,正如阳明先生所说的“知行合一”一样。
“一切世间法皆是有为法”—修习佛法,也对我们追寻本心,看待事业有正面积极的意义,写作也算是一种修行,佛教博大,原本不应触及末梢即去谈论,但思考制造业的发展本身也是“法”,写作探讨本身就是修行,佛法,就是道路—就看你走不走。
发心发愿
如果说我们谈制造业,那么,我们总会觉得何以难有那种坚持到底的决心,也缺乏工匠之精神?缺乏对核心科技的执着与精心研究,沉下去。要说起来,也不难理解,我们是从一个非常贫瘠的土地上开始创业的,因此,创业之初只是为了解决温饱、解决贫苦的问题的,而且在一个时期里传统文化中的很多东西是被割裂的,其实即或儒家也是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胸怀的,而这些已经在运动中被彻底的断裂了,因此,非是很多人找了借口,先解决温饱再来谈情怀,其实,情怀并没有影响你的温饱问题,这个是问题—何以做事业就一定与解决温饱割裂开?何以创新就一定与企业的生存对立?
 
很多时候我们认为如果投入研发,成本巨大,且要冒很大的风险,因此觉得那都是别人的事情,这是因为我们缺乏对“因果”的不自信,我们不能坚信自己的道路会有回报,我们不相信利他可以利己,因此我们就会容易“走神”,偏离自己的初心。
智慧
如果我们非要认为理想与现实是对立的,我们认为如果精一就会与机会错失,那么只是因为我们缺乏“智慧”—奉献与回报一定不是对立的,所谓的智慧,即我们能够站在更高的地方看待这些所谓的矛盾—那他们就不会是矛盾。
为什么我们要不断去修为,六度波罗蜜-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去除那些蒙蔽我们对事物认知,对本心认知的贪、嗔、痴、慢、疑,证得智慧,所谓智慧就是要坚持修为,因为太多东西会影响我们走向正确道路。
 
这个就值得思考,发心发愿是起点,在战略上我们称之为“愿景”,我们的愿景就是“成为世界500强”,“我们是XX产业第一”、“我们要成为隐形冠军”--就像柳传志被问到做大还是做强的时候回答“做大”—其实,做大与做强从愿景而言,都不是合理的,因为无论做大,做强,你都没有为人、为社会的发心,佛讲人天乘-求福报,小乘自度,大乘佛法度众生,你要胸怀天下,家国,就能有大的格局,你所思考问题出发点与落脚点也会不同,也不会急于一时之得失。
 
格局会解决你的矛盾,解决那些让你无法前进的、影响你正念的因素。
优也大数据的傅源老师曾经采访过丰田台湾第一人吴广洋先生,其中谈到丰田纲领:一、上下一致,至诚从业,产业报国;二、致力于研究与创造,领先时代潮流;三、戒除华丽奢侈,崇尚质朴刚毅;四、发挥温情有爱精神,营造和谐家庭式氛围;五、尊崇神佛,心怀报恩感激之心。我之前的确没有了解过,傅源是公司创始人,我却总愿意称傅老师,因为她和我最初谈到智能制造的时候,讲到精益运营,谈到儒家文化、佛教对日本丰田精益思想的影响,再读这丰田纲领时候,我们就发现其发心发愿的高远,产业报国、致力于研究与创造、遵崇神佛。
傅老师做产业,也有非常高远的发心(通过其努力使得中国工业少烧1%的GDP),要为基础工业解决能源问题,专注一点而践行其中,最让我感触就是她对项目带给员工的信心、积极上进与幸福感大于获得这个项目的那种喜悦。
再看稻盛和夫的《活法》,这个时候,你会明显感受到佛心对稻盛和夫先生的影响,这些成功的企业家,他们的坚定来自对佛学、儒家思想的深刻理解与践行。
要想做好制造业,必须要有高远发心,专心致志,必然能够有所成就,而且必须意识到道路上有很多障碍,然而,这些困难也不能让我们走偏,而应该不断修为,让我们拥有执行力的智慧。
 
科技是一种力量,过去我们都看重技术带来的进步,然而,环境问题、食品安全、疫苗事件、拼多多低劣的山寨所体现的资本逐利性等多重问题所造成的社会问题却让我们回想起苏格拉底最初所问的问题“如何成为一个好的人”这个哲学初心问题,宗教无论是佛教亦或基督教他们都是在让人们寻找“善”的发心,只有这样才能避免科技使人能力变大所造成更大的破坏力。
 

供稿:中国传动网

本文链接:http://www.cmcia.cn/Content.aspx?id=639

成员中心

《伺服与运动控制》

《伺服与运动控制》

创刊于2005年,秉承面向市场、面向科技、面向应用、面向行业,集实用性、信息性、...

《机器人与智能系统》

《机器人与智能系统》

是深圳市机器人协会、中国传动网共同主办的聚焦机器人、智能系统领域的高端产经...

《控制与传动》

《控制与传动》

创刊于2003年,秉承面向市场、面向科技、面向应用、面向行业,集实用性、信息性、可读...